主營產品: 聚四氟乙烯特氟隆,鐵氟隆,特氟龍,鐵氟龍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聚四氟乙烯板 聚四氟乙烯薄膜
產品列表+MORE
新聞中心您當前的位置:網站首頁-新聞中心

媒體調查稱確有人為買iPhone 4S賣腎

發布時間:2012.03.26 新聞來源: 瀏覽次數:

核心提示:日前,媒體對賣腎者動機進行調查。受訪者表示,人們出賣腎臟的共同理由是缺錢:有人為了買iPad2和iPhone4S賣腎,而另外一名沒能賣腎成功的男子則是為了湊錢給女友打胎。在器官交易這個產業鏈中,中介、老板、主刀醫生等每一層都要拿錢,出賣器官者所得并不多。

2010年5月26日,北京,蔡家兄弟倆因為給活體腎臟買賣做中介,在海淀法院出庭受審時痛哭。

在記者暗訪中,何青、孫明、馬濤講述了一些賣腎者看似五花八門的理由:董楠,25歲,他用來拉貨的卡車被交警扣下,他曾經想通過賣腎來籌錢贖車。小丁,22歲,為了湊3000元錢給女朋友打胎,來廣東賣腎。阿豪,19歲,堅定不移地要賣腎,只是為了還分期付款買的智能手機,以及他每天都在念叨的iPad2和iPhone4s,同時還要給QQ充一年的黃鉆。后來被強子3000元“轉賣”到鄭州的地下中介。

◎每個人賣腎的動機,其實并不復雜。但現實的殘酷就在于,每一個看上去似乎并不足以解釋賣腎行為的理由,其背后隱藏的是個體的命運之困。在無奈的現實面前,在所謂自尊的驅使之下,他們選擇了賣腎。

◎明明知道一個腎能賣多少錢,但到賣腎者手里能有1/10就不錯了。中介、老板、主刀醫生、麻醉師、護士,每一層都要拿錢。這些錢,都沾著賣腎者的血。

◎中介分成兩個體系,一個專門找患者,這些人常年游蕩在各大醫院里;另一個專門找“供體”。強子就是找“供體”人群中的一個小老板,負責出錢“養人”,通過中介做成一例腎臟移植手術,可以提成5萬元。

◎在小老板強子的下面,有線上和線下工作人員。線上有各種網絡客服,包括通過QQ、網頁、論壇等非法網絡廣告。線下工作人員主要負責“養人”,提供食宿,管理松散,來去自由。等到“供體”配型成功后,就與主刀醫生聯系,安排手術。

器官移植系統不健全

非法器官

交易頻現

一些關于“腎”的流言一直在民間流傳。一則最廣泛傳播的謠言,稱坊間有團伙專門趁人不注意將其麻醉后偷腎。這些謠言多次引起當地民眾的恐慌。

廣州華僑醫院泌尿外科的一位周姓醫生告訴南方日報記者,其實被麻醉后偷取器官完全沒有科學根據,“移植器官不是一個簡單的替換零件的過程,一般來說需要先做人類白細胞抗原(HLA)供體和受體的配型,減少移植后的排斥反應。”

周醫生解釋:“受體的免疫系統,能夠對體內的外來組織器官加以識別后進行控制,逐步摧毀甚至消滅。這種生理免疫的過程在器官移植上被稱為排斥反應,如果反應足夠強烈,就會導致器官移植手術失敗。”

“除非是同卵雙胞胎,幾乎不可能找到HLA完全相同的供受體。因此,如果是陌生的腎源進行移植,能夠匹配上腎源的幾率連1%都不到。”周醫生說,即使能匹配上,在進行移植手術后仍然會發生排斥反應,“需要進行長期的抗排異反應治療,整個過程將會是漫長而復雜的。”

暨南大學醫學院免疫學系教授江振友告訴記者:“取下的腎器官在常溫下少則幾分鐘,多則不超過1小時就會死亡,不能用于移植。因此,要通過降溫和持續灌流保持器官活性,才能有效延長器官的存活時間,但即使在理想狀態下進行保存,器官活性也很難超過24小時。”

謠言的背后,是國內器官移植系統的不健全,以及器官捐贈比例的嚴重失調。非法器官交易的猖獗,成為“謠言”讓人信以為真的基本前提。

32歲的何青坐在不足10平方米的出租屋里,時不時會檢查肚子上的傷口。一個月前,他做了腎切除手術。

何青的腎是自愿切除的,他用自己的腎“換”來兩萬元現金。黑中介“強子”原本答應,另外再給何青1000元錢,并歸還何青的身份證。一個月過去了,強子不知去向,何青成了“三無”人員。

肚子上的傷口

“求人不如求己,求別人,他們未必肯借錢給你,沒借到多難堪啊。自己的事情,自己解決”

何青向南方日報記者展示他的傷口:自上而下一道12厘米長的傷疤,看上去縫合得很好,“像一只蜈蚣在肚子上爬”。

何青是安徽人,前些年一直在杭州打工。當時何青由于肯吃苦還做到了部門主管,“一個月收入也有四五千塊錢。”在杭州,何青娶了老婆,還生了個可愛的女兒。

幸福的生活來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幾個月后,由于生活價值觀的差異,老婆與何青分道揚鑣,帶著女兒回了老家。那段時間,失意的何青經常跟幾個朋友去泡酒吧,每次都搶著刷卡埋單。“當時辦了兩張卡,每張都欠下了一萬多元的債。”

老婆帶著孩子跑了,何青再也沒心思工作,那段日子何青揮霍無度,很快背負了2.3萬元的債務。感情受挫加上經濟壓力,何青主動辭職。

兩個月后,銀行委托專業討債公司致電何青。“如果欠的款項逾期未還,我們將報警,根據刑法196條信用卡詐騙罪追究你的刑事責任,你還要承擔訴訟費和律師費。”何青開始感到害怕,但又無力償還。

“如果讓家里人知道,自己在外面辛苦打工這么多年,還欠下一屁股債,那面子就丟大了。”何青一直沒跟家人說老婆帶著孩子離開他的事情,怕家里人在街坊面前抬不起頭來。朋友們看到何青平時出手闊綽,經常請客,誰都不信他會出現債務問題。

幾乎把自己逼到絕路的何青,偶然聽到別人在談“有償捐腎”的話題。“一個腎能賣十幾萬元呢,而且對身體影響也不大。”賣腎,處于崩潰邊緣的何青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。

“我在網上聯系到福建漳州的一個賣腎中介,說是能賣4萬元,但要等三四個月。”山窮水盡的何青別無選擇,花126元買了一張火車票,身上只剩下100多元錢。到了漳州賣腎中介的窩點后,何青用自己身上余下的錢買了幾包煙,分給跟他一起等待賣腎的人,“初到貴地,還請各位多多關照。”

兩萬多元的債務,為何不求助親戚朋友?

“這種事情是自己造的孽,哪好意思去求別人?再說了,求人不如求己,求別人,他們也未必肯借給你,沒借到多難堪啊。自己的事情,我自己解決。”

有點后悔賣腎了

“我現在比以前瘦了很多,其實找份工作,踏踏實實干幾個月,也能掙個一兩萬”

在漳州等了3個月,何青一直沒有等到能夠跟他的腎配上型的患者。后來聽說廣東也有“有償捐腎”的地下中介,實在等不下去的何青,和另外兩個“供體”一起來到廣東,等待新的“有償捐腎”機會。

這一次,“幸運”的何青很快找到了“受體”,2月23日,做完一系列的體檢后,在東莞的一家小旅館里,強子跟他簽下了“有償捐腎”的協議。

何青并沒有仔細看協議的內容,只是核對了一下給多少錢,他按下手印時還有點緊張。“只有一份協議,兩頁紙,簽完之后就被強子收回去了。他問我是打卡還是現金,我說要現金。”

2月23日下午,何青被人從東莞帶到了佛山,全程都被要求戴著墨鏡和帽子,不許摘掉。

“我不知道是哪里,但肯定不是醫院。”房間里的設備非常專業,一間休息室,旁邊還有一間“手術室”。一名三四十歲、操著東北口音的男子要求何青換上睡衣,來到“手術室”,何青看到一名醫生和一名護士已經在等他。護士給何青注射了麻醉藥之后,他很快就睡著了。

“整個手術才一個多小時。”手術后的何青感覺到自己的呼吸“很短促,只能半呼吸,因為很痛”,東北口音男告訴他,手術很成功,讓他在休息室躺了一天,“痛得根本睡不著,但我也不好意思說。”主刀醫生還夸何青勇敢,“別人來做都喊疼,你卻一聲不吭。”

“靜養一段時間就好了,不用拆線。”主刀醫生術后告訴何青,采用的是皮內縫合術。東北口音男對主刀醫生的技術“非常滿意”。

第三天中午,中介送何青走,離開前東北口音男給了何青兩萬元現金,“錢放哪里?”何青疼得幾乎走不了路,在男子的攙扶下,何青上了車。整個過程同樣被戴上了墨鏡和帽子。

20分鐘后,車停在順德碧江輕軌車站,何青被帶到附近一個小旅館里安頓下來,此時已經是2月25日下午。

“好久沒理發了,像瘋子一樣。”愛面子的何青忍著痛跑去附近先剪了頭發。何青花250元租下一間出租屋,花9000元還了一半的信用卡債務,偶爾何青也會去沙縣小吃店喝一碗烏雞湯補補身體,后來實在無聊,又買了臺電腦,換了新手機。折騰了一個月,何青的兩萬元錢所剩不多。

“我有點后悔賣腎了。”何青面色蒼白,無精打采地告訴南方日報記者,“我現在比以前瘦了很多,折騰了這么長時間,其實找份工作,踏踏實實干幾個月,也能掙個一兩萬。”

本文共分 1
上一篇新聞:中國將編制南海地圖宣示主權主張
下一篇新聞:山東棗莊捕獲母狼被指系哈士奇狗 將受DNA鑒定


聚四氟乙烯廠家-揚中市揚城電塑有限公司主營產品:聚四氟乙烯(特氟龍,鐵氟龍,特氟隆,鐵氟隆) 聚四氟乙烯板 網站地圖 | 站點地圖
版權所有θ2015-2017 揚中市揚城電塑有限公司 | 地址: 揚中市指南工業區
電話: 0511-88321606  傳真: 0511-88266607  手機: 13952901980 聯系人:王先生
信箱: 1311880804@qq.com wang@yc-yz.com  蘇ICP備11075955號 技術支持:三鑫科技  

友情鏈接: 重慶格力空調維修

男人色吧网站